川白芷(afd同名)

所有文在“爱发电”APP搜索“川白芷”

死对头校霸对女装成我妹的我欲罢不能④

😎女装注册小号撩校霸,这还拿不下他?


我顶着穿着小吊带、脸上抹了奶油的清纯少女头像,躲在半掩的窗帘里按下了发送键,就见段焱身形一滞,几乎是立刻就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。


我心脏猛的一跳,偷偷顺着床帘的缝隙居高临下往下看去,唇角却悄悄勾了起来。


段焱果然在看我的朋友圈!


太好了,不枉我一个下午把自己关在浴室,研究各种角度拍美照,笑得苹果肌都发酸了。


见他看的差不多了,终于关掉朋友圈,返回了聊天界面,我飞快地输入早就想好了的开场白,按下了发送键。


【哥哥,今天中午你带我吃的自助真好吃,尤其是那个小蛋糕,也太甜了吧~】


我睡在上铺,从我的角度能看到段焱的侧脸,我敏锐地捕捉到他唇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恼怒,不等他回复,捏着鼻子再次输入:


【当然,再甜的小蛋糕,也没有哥哥你甜~】


呕!


呕呕呕!


瞧瞧我说的是什么猪话,真的要呕吐了!
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忍住反胃的感觉,就见段焱轻轻哼了一声,把手机举到唇边:


“喜欢么?那就好,是喜欢提拉米苏吧?不如,哥哥明天早上送到你宿舍楼下?”


没有一点点防备,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流畅的就开始低音炮攻击,还不要脸的自称“哥哥”。


伴随着叮咚一声,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语音条,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的呕意又开始汹涌而出。


我刚想抽两张餐巾纸悄悄吐一口,却突然一个激灵——


该死,我没有静音!


看着段焱蹙着眉头,向我投来疑惑的眼神,我光速按下静音键,把手机举到耳边假装打电话:


“妈,干嘛?我在宿舍呢,你等我……”


一边飞速爬下床,把自己关到了浴室里。


好险好险!


差点就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了!


不过我猜的果然没错,段焱这个老贼,还真是觊觎我妹!


我惊魂未定地按着胸口平稳着呼吸,一面单手飞快的输入:


【不用啦,早上太冷了,哥哥多睡会儿。对了,我听我哥说,明天你要参加校运动会?我正好是拉拉队队长,到时候去给你加油呀~】


发送完毕,我扔下手机堵住耳朵,以防隔着一层薄薄的门再次被来自段某人的性感低音炮攻击到呕吐,还好这次他没有再开口,只是简单的发来一行字:


【好,我要参加50米,100米,2000米,跳远,跳高,篮球,游泳,一整天都会在操场。】



好家伙,这位是把运动会给包圆了呀!


这么说来,为了对他献殷勤,我岂不是也要在操场上待上一整天?


我翻了个白眼,心里暗自骂娘,手指飞快输入:


【哇,哥哥就连体育也这么厉害呀!太好了,我明天一定起个大早去看哥哥!】


我等了半天,却没有等来回复,寝室里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,笑得我心里直长毛。


实在忍不了了,我把门打开一条微不足道的小缝,想要偷偷侦查敌情,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一双黑沉沉的眼眸。


明明是我想伏击段狗,结果怎么反倒被伏击了?


“呃啊!”


我像见了鬼一样惊叫一声,惊慌失措地想重新关上门,门把手却被他从外面牢牢拉住了。


“马桶蹲够了吗?让我进去,我要洗澡。”


alpha的力气好大,即便我使出了全身解数,门还是无可救药的被他一下拉了开来。


段焱已经脱掉了上衣,露出一身结实的胸腹肌肉,歪着头,似笑非笑地望着我:


“我记得,你妹妹耳朵上,好像也有这颗痣?”


说着,他不等我出来,就从门里强行挤了进来,像提溜小鸡仔一样把我一把捞了出去。


我的侧腰碰到了他沟壑分明的腹肌,大腿也好像撞到了什么长条状的东西。


……

已完结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45-55篇






死对头校霸对女装成我妹的我欲罢不能③

🥵敢撩我妹,就别怪我女装装成我妹撩你


我妹发来短信:


【哥,段焱是你室友吗?】


我妹跟我一起考上了q大,我上研一,她上大一。


我一时间难以理解为什么我妹会跟段焱扯上关系,揉了几次眼睛确定看清了之后,一阵寒意席卷了全身,快速打字回复:


【是,怎么,那个孙子怎么你了?】


段焱该不会是想给我使绊子不成,转头欺负我妹去了吧?


我内心焦灼不安,半天我妹才回复:


【没事,他给我带了小蛋糕,还有小熊饼干。哥,他好帅啊,人也挺好的。】


人也挺好的?段焱?!


【你千万不要理他!!!他肯定没安好心!!!】


我十指翻飞快速打字,耳朵里瞬间浮现出了眼镜哥趁段焱不在,把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跟我说的悄悄话:


“小学弟,学长跟你说啊,你以后可千万不要惹段焱。研一的时候,段家的死对头沈家大公子设套想坑段焱,被段焱发现了,狠狠揍了一顿,吓得那孙子直接退学了!”


这种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有权有势的校霸,“人挺好的”?


叮咚,手机又响了。


【哥,没关系的,我不跟你说了,段焱说要请我吃自助了( ´▽` )】


该死!


我心头一凛。


我妹和我一样容色倾城,段焱这个王八蛋,该不会是看上我妹了吧?


即使听上去难以置信,但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,剩下的那个即使看上去再不可能,也是唯一的答案。


段焱这孙子,铁定是想追我妹!


老狗贼,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,一把年纪了还想要老牛吃嫩草?!


作为哥哥,我才不可能让他得手。


既然他不自量力想撩我妹,那我就女装装成我妹对他投怀送抱,等鱼儿上钩,再毫不留情的把他狠狠抛弃!


横竖人人都说我跟我妹长得很像,我腰细腿长皮肤白,假发一戴、彩妆一化,段焱这种死直男,安能辨我是雌雄?


我拿起手机屏幕当镜子左照右照,又想到我妹那张花朵一样的小脸,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别别扭扭的愤慨,当即就打开橙色软件,下单了包括JK制服、Lolita、丝袜、高跟鞋在内的一系列女装闪送,还不忘买了一瓶跟我妹信息素一样的山茶花香水。


【老妹,你听哥的,别再理段狗了,等哥出手。】


我再三叮嘱过我妹不要再回他,当天晚上我就注册了一个小号,把下午躲在浴室里拍的纯欲骚气照片改成了头像,加了段焱的微信。


【哥哥,我是林影,之前那个号是工作号,这个才是我的生活号,以后我们在这联系吧!】


……

已完结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45-55篇





死对头校霸对女装成我妹的我欲罢不能②

😡大胆!竟然敢提校霸的信息素是小熊饼干味,还想不想活了?


“之前系里有个人开玩笑提了一次,段哥立刻就暴怒了,要不是我俩拉着,非得把那人的胳膊给撅折了不可!”


他话音刚落,眼镜哥倒吸了一口冷气,哐当一声,把凳子挪的离我更远了:


“对了,段哥昨天好像还盯着你的照片看了半天,这么说来,他该不会是早就盯上你了吧?”


啪嗒一声,我手里拎着的书包掉到了地上,刚才嚣张的气焰顿时矮下去了一大截。


好家伙,这两个人说的这么神乎其伸,我承认我是真的害怕了。


但毕竟是男人,面子很重要,怎么能被人看出我露了怯?


“怎么,校霸就校霸,我就不信他还敢仗A欺O了!他明明就是小熊饼干味的,还不让人说了——”


我清了清嗓子,仗着胆子放着狠话,越说越觉得有道理,却突然发现那两个人噤若寒蝉。


逼还没装完,浓浓的小熊饼干味就飘到了我的身侧。


我吹了一半的牛逼戛然而止,转过头来,猝不及防对上了段焱深不可测的双眸。


“没有不让你说啊。”


段焱拉出椅子,轻飘飘地道,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脸颊上:


“嘴长你身上,我能管得了?”


明明是不带感情的话语,却比赤裸裸的威胁还要吓人,吓得我立刻闭上了嘴,却还不忘不甘心地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
好嘛,梁子就这么结下了。


当天晚上,不信邪的我躲在床帘里,在百度百科上搜索段焱和段氏集团,越看心越凉。


控股包括餐饮旅游教育医疗行业在内的多家企业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吗!


我一个读研还要用助学金的omega,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,竟然惹了这么个信息素是小熊饼干味的阴郁偏执霸总?!


算了算了,事已至此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惹不起,我还躲不起吗?


想清楚了之后,我每天都在巴掌大的宿舍里躲着段焱,天还不亮就洗漱完出宿舍,晚上等狗都睡了,快门禁了才回来。
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和段焱共处一室的有限时间里,我总是感觉他在偷偷看我。


我坐在桌前打游戏,老是感到有一道直勾勾的目光盯着我的后脑勺,害得我频频分心;


就连洗完澡裹着浴巾钻到床帘里,也感到有人在用视线扫描我裹得严严实实的屁股,就像要看穿我的大浴巾一样。


可每当我出其不意回过头来,却见段焱正对着自己的电脑出神,聚精会神的样子。


我憋了一肚子气,正打算找个时间跟段焱挑明,我妹却突然给我发微信了。


……

已完结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45-55篇




死对头校霸对女装成我妹的我欲罢不能①

整天拿鼻孔瞪我的校霸室友老是缠着我妹,我一怒之下决定女装,装成我妹撩他,等把他拿下就狠狠抛弃,岂不是大仇得报?


我说干就干,校霸果然上钩了,整天熬夜抱着手机用低音炮和我网恋,嘴角就没下来过。


在预感到校霸要跟我表白的前夜,我忍痛抽身,提了分手,却没想到第二天,他非逼着我立刻当面给他个说法。


情急之下,我只好穿着超短裙从二楼宿舍一跃而下,没想到竟然不偏不倚掉到了他的怀里?!


正文


研究生开学第一天,我就发现段焱看我不顺眼。


宿舍不够了,我一个omega竟然被分到了三缺一的alpha宿舍,还是跟三个研三的学长一起。


谁要跟老男人住啊?


我心里一万个不情愿,推开门,就一头撞进了一个结实的像是小山一样的怀抱里。


“操!谁这么不长眼睛?”


浓浓的小熊饼干信息素扑面而来,香喷喷的很勾人,我一个激灵,皱着鼻子还想再闻,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嫌弃地一把推到了墙壁上。


好家伙,你撞人反倒还有理了?


我气得眼睛都红了,刚想破口大骂,看清人脸的瞬间,火气顿时消下去了一半。


我天呢,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?


下颌棱角分明,鼻梁英挺高耸,狭长上挑的凤眼里是三分凉薄四分漫不经心,四目相对的瞬间,眼睛顿时眯了起来:


“你就是那个新来的omega?”


他黑沉沉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我,我心中顿时警铃直响。


怎么,不愿意小爷住这?


你不愿意,我还不稀罕呢!


我心里酸溜溜的,哼了一声,呛声道:


“是啊,怎么?你长这么大个,应该是alpha吧,信息素怎么会是小熊饼干味的?”


“你——”


他的脸色一下黑了下去,神色不善地瞪了我半天,把手指关节攥得咔哒咔哒作响,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,从我身边挤出了寝室。


我大获全胜,吹着口哨把包裹放在自己的座位前,却见另外两个室友像是石化了一样,缩在座位上瞪着我一动不敢动,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我皱起眉头,颇为不解。


“你你你知不知道他是谁?他是校霸段焱啊!”


眼镜哥嘴唇哆嗦着,一开口都结巴了。


一旁留着圆寸的老哥点头如捣蒜:


“是啊,他是段焱,段氏集团的独子!小学弟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你知不知道,他的死穴就是他的信息素!”


……

已完结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45-55篇






校霸对女装装成我妹的我欲罢不能

进宿舍的第一天,刚推开门,校霸室友就狠狠撞我。


alpha的身板像双开门冰箱一样,我骂人的话还没飙出口,就在一片厚实的胸肌里着了陆。


嗯,不错,很有弹性。


“你的信息素……是小熊饼干味的?”


我站稳身体,难以置信地眯起眼瞪着面前痞帅的大男生。他脸上红一片白一片,恶狠狠地哼了一声,从我身边挤出门,走了。


后来我听室友说,信息素是校霸的死穴,谁敢提就没命了,可我甚至来不及后怕,因为他转头缠上了我妹。


这家伙,竟然想要老牛吃嫩草?


我立刻出手,火速购入女装,注册小号装作我妹撩他。


校霸果然上了钩,浓情蜜意时我提了分手,却收到了满满一大盒各种颜色的丝袜。


校霸把我压在床上,眼神玩味:“怎么,不喜欢吗?”

当小O的室友是三个顶级A④全都排除了?

😱三个室友,到底是谁干的?


齐修远自从上了大学以来,年年都得一等奖学金,各种科研奖项、论文专利拿到手软,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卑鄙的人呢?


我望着齐修远高挺的鼻子和凌厉的下颌线,暗自为刚才错怪他道歉。


萧驰按着太阳穴,略一思索,脱口而出:


“小星,你忘了吗?那几天我正在篮球联赛,根本就不在学校!”


他上前一步,站的离我那么近,我都能隐隐的闻到他身上浅浅的汗味,是好闻的阳光味道:


“你那天在发热期,我就没让你去,你还说我那天扣篮特别帅的,你忘了吗……”


他语调有一丝落寞,盯着我的眼睛,很受伤的样子。


我心中一动,立刻想起来了。


我当时准时准点在宿舍里看现场直播来着,夏彦还酸溜溜地说“不过就是几个男人抢一个球,有什么好看的?哥,你和我打游戏不好吗?”


思及此,我的眼睛瞬间瞪大了。


夏彦——


没错,他那晚在宿舍!


整日对我哥哥哥哥叫个不停,笑起来还有两个甜甜酒窝的小学弟夏彦,竟然是害我大了肚子的罪魁祸首?!


萧驰和齐修远显然和我想到了同样的事情,脸色黑得吓人,两个人一边一个,把还在不住抽噎的夏彦团团围住:


“说!是不是你?”


夏彦被他们一人一边牢牢按住,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抽了抽鼻子,一双桃花眼像是含了一汪清泉,颇为受伤地深深望着我:


“小星,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,就连你也不相信我吗?”


我眯起眼睛,凶狠地瞪着他,他见我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意思,咬着嘴唇,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又汩汩而出:


“哥,你忘了?那天晚上我虽然在宿舍,但后来你发情了,说是头晕要睡觉,我、我知道自己不适宜再待着,就去社团了……”


他打开手机,登录学校官网,找到机车社,三下五除二调出那晚的新闻稿:


“你瞧,我和他们去隧道里骑车了!哥你要是不相信我,这么多社团成员,你去挨个问他们好了,呜呜呜……”


我的心脏猛然一缩,凑近屏幕,上面赫然是夏彦和其他社团成员戴着头盔,骑在重型机车上风驰电掣的照片,发布时间也完全对得上。


……

已完结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34-44篇





当小O的室友是三个顶级A③才不是我

😡不在场证明有没有?老实交代


还没等我开口,他就一把抢过了夏彦手里的 B超报告,瞳孔瞬间放大了。


“呃,齐哥,别在这里,咱们回宿舍——”


还没等我来得及把这烫手山芋抢回来,就眼睁睁看着可怜的报告单在齐修远的手中化作了片片碎片。


“萧驰,夏彦,你们,谁干的。”


他的喉结滚了滚,一字一顿,匕首一般锋利的目光在那两个人脸上来回扫视,s级alpha的侵略性信息素抑制不住地蔓延开来,周围偷看的omega纷纷尖叫着躲避。


老天,齐修远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,我什么时候见过他这么生气?


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,那他的演技也着实太好了吧?


怎么看都不像是齐修远。


好嘛,三个人都被排除了,难道我是自己给自己播的种?!


“齐修远,你——”


我好不容易推理出的结论瞬间倒了台,双腿仿佛被捆上了十斤重的沙袋,被齐修远那压迫性极强的信息素逼得连连后退,一个趔趄,又倒进了男人温热的怀抱。


“没事吧?不要怕。”


我微微偏过头来,就瞥见了萧驰肌肉隆起的手臂,他把我圈在怀里,护得很紧。


“齐修远,你给我控制一点!”


与此同时,夏彦瞬间止住了哭泣,噌的一下跳起身来,像夹心面包一样挡在我和齐修远之间。


他身形修长清瘦,却对着比他明显宽出一截的alpha攥紧了拳头,红着眼睛,压低了声音:


“齐哥,小星他现在已经……哪里能受得了这个?”


齐修远眼中掠过一丝懊悔,瞬间收起了信息素,但丝毫没有退缩。


他闭了闭眼,重又睁开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,抿了抿薄唇,轮流扫视着萧驰和夏彦,语速极快地道:


“报告上写着,妊娠四十天。那么,四十天之前,12月20号的那个晚上,你们分别在哪里?给我老实交代!”


思维如此清晰,不愧是学神!


我想着自己刚才那自以为精妙的推理,不禁脚趾抠地,自惭形愧地低下了头,同时心脏怦怦直跳,又有一丝隐隐的期待——


我倒要看看,搞大我肚子的人,到底是谁?


齐修远拧眉思忖片刻,点亮手机,率先开口:


“我那天晚上在和队友准备大创项目的验收,那段时间天天睡在学校旁边的宾馆。喏,酒店订单记录。”


他把手机举到我们的面前。


确实如此,齐修远那一周都没回来,没了他桌上那盏总是亮到后半夜的灯,我还怪想他的。


……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34-44篇





当小O的室友是三个顶级A①医生,我得绝症了吗?

😱三个室友,到底是谁干的?


我一个omega竟然和三个高高大大的alpha分到了同一个寝室,我表面镇定自若,实则偷瞄着他们健壮的x肌、结实的腹肌,心里乐开了花。


这是什么天降的福利啊!


我每天都在感叹自己实在是y福不浅,直到学校安排体检——


该死,我一个黄花大少爷竟然怀孕了?


我把他们当儿子,究竟是谁偷偷👆了我?


正文


肚皮上涂了滑溜溜的液体,冰冷的探头一寸一寸地移动着。


医生的眼睛越瞪越大,我的心也越沉越低。


只不过是大学的一次例行体检而已,其他人的B超都是秒过的,医生恨不能刚躺上床就把他们赶下去,唯独我不是。


我往上面一躺,就好像生了根,肚子被全方位查了个遍。


已经整整五分钟了。


“医生,我……我是得了什么绝症吗?”


我抠住床帘的指甲攥得泛白,开口的声音像是细弱的蚊子哼。


最糟糕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

我在心里宽慰着自己。


可下一秒,医生满是惊异的声音就彻底打碎了我的幻想。


“很抱歉,哦不,恭喜这位同学,你怀孕了。”


“怀,怀——”


我迟钝的脑袋像是生了锈,露着白肚皮大张着嘴巴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 B超室的门就被大力推开了。


“医生,我们小星怎么了?都已经进去整整五分钟零二十秒了!”


我刷的一下转过头,说话的是体育生萧驰,手上还托着个篮球,粗黑的眉头拧着,高大的身影把门挡了个严严实实。


“是啊是啊,小星为什么进去这么久了还没出来?医生,我哥他是生了什么病吗?”


萧驰话音刚落,宿舍里的老幺夏彦把他往旁边一推,跪到床边抓住我的手,招人的桃花眼已经染上了一抹泫然欲泣的红意。


医生终于收起了探头,看看萧驰又看看夏彦,最终看向了我,眼神饶有深意:


“同学,我该告诉他们吗?”


此刻我已经完完全全反应了过来,看着那两张熟悉的帅脸,一个比一个更像肇事凶手,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,死死抓着检查报告就往门外冲去,边冲边大声疾呼:


“我没事,你们不要过来啊!!!”


我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,在我的想象里已经瞬间把他们甩出了二百米远,与此同时,我的大脑也飞速转动。


自从开学以来,我每天晚上都在寝室睡觉,所以,罪魁祸首必然是三个室友中的一个。


这次体检是萧驰和夏彦押我来的,学神齐修远照例一早就出了宿舍,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,如此说来,自然是这两位嫌疑更大。


而柯南告诉我们,真相只有一个——


……

爱发电:川白芷

《短篇合集2》第34-44篇



当小O的室友是三个顶级A·文案

我一个omega竟然和三个高高壮壮的alpha分到了同一个寝室,开门那一瞬间,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——


戴着金边眼镜的高冷禁欲男神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接过我的行李,微微一笑:“以后和我一起去图书馆吧!”


胳膊比我小腿还粗的双开门体育生撩起球衣擦着额角的汗水,冲我挑了挑眉:“健身房约起?”


留着长发的小学弟抱着吉他,甜甜地跟我wink,笑出两个酒窝:“哥,我玩机车哦,后座坐不坐?”


老天爷,三个顶级alpha,这是什么天堂?


我被三个室友抢着照顾,美美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直到学校体检,医生大惊失色:


“同学,你怀孕了!!!”


我抬起头来,就撞见了三张怒气冲冲的面孔,吹鼻子瞪眼睛地紧攥着对方,挥拳相向,一个比一个无辜。


OMG,我把他们当儿子,究竟是谁偷偷上了我?!